你的位置: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 > 大学专业介绍 > 助孩子高考, 邓稼先每天辅导4小时、钱三强给娃买一堆辅导书、 朱光亚亲手编复习大纲, 天下父母心!

助孩子高考, 邓稼先每天辅导4小时、钱三强给娃买一堆辅导书、 朱光亚亲手编复习大纲, 天下父母心!

时间:2022-06-13 15:38 点击:57 次

又是一年高考季。高考在中国,是相对公平的一个竞争方式,这场关乎人生命运的大考,考孩子,也考家长。考场外,妈妈们耀眼的大红旗袍,是苦熬陪练数年的家长们在赛终退场前的最后一搏。

高考面前,家长们的心情和表现也是一样的。

不信你看,几十年前这些核工业科学家们,在面对孩子的学习高考时,如何百倍重视、各显“神通”。

邓稼先:高考前每天凌晨给孩子辅导4个小时,持续辅导3个月

"到1976年,10年的光阴在农村和工厂劳动中度过,我们都已20多岁了。这时传来了大学恢复高考的喜讯,我俩决心一试。当时连中学的课本都没有,爸爸从旧书店中找来有用的数学、物理书等,有的甚至是几十年前出版的。我们每天劳动后,吃完晚饭,立即上床睡到半夜,起来用冷水洗洗,就一直读到天亮。再睡一小会儿就去上班。一年中,我们没有睡过一天整夜觉,体重掉了10多公斤,也曾累得昏倒过。爸爸曾经利用他来北京出差的机会,用3个月的夜晚12点到凌晨4点,教给我们全部中学物理。经过这样的玩命似的苦读,我们姐弟二人终于获得成功。在1978年同时考上了大学。爸爸这种拼命努力去争取成功的精神,是我们姐弟俩的活榜样。"

——摘自邓稼先之子邓典平《隐姓埋名的爸爸》

邓稼先全家福

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,和许多同龄人一样,学业被荒置了10年、仅有小学文化基础的朱明远心里有点儿没底。此时的朱光亚展现了一个父亲的“绝技”——亲手为儿子编写复习大纲。“当时父亲负责我的物理、数学,他把初中、高中6年的物理和数学知识手写成了一份份复习提纲,好多本,每本十几页,内容很精炼。”

——摘自核工业功勋系列《从活泼到缄默什么改变了朱光亚的性格》

朱光亚在中国工程院办公室

为孩子填报高考操碎了心

填报专业的时候,朱明远也想选物理,立即被父亲否决:“你不适合学物理,你数学还可以。”

原因是:“有一次父亲出了一道物理题让我做,我很快就正确做出来了。他又给我一道题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做出来。他说这道题跟刚才那道题是一个物理概念,你那道题会做,这道题却做不出来,说明你没真正搞明白物理概念,你是在用数学的东西硬套。”

当时朱明远已经24岁了,学数学已然没有年龄优势。朱光亚有前瞻性地提出建议:“你学计算机软件吧。”就这样,朱明远成了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系软件专业的第一批学生。

——摘自核工业功勋系列《从活泼到缄默什么改变了朱光亚的性格?》

杨澄中:相比“临阵磨枪”日常学习辅导也很重要

「当年从国外归来的两位核科学家:杨承宗与杨澄中,两人的名字重音,大家为了区别起见,根据他们所留学的国家分别叫他们“法杨”“英杨”。这里想说的是“英杨”杨澄中,可能核工业的年轻一代不太熟悉他,他领导建成了我国几台重要的加速器,还创建了兰州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。但这里只聊他的家教,他坚信知识的价值,在国家取消高考的年月里,他仍督促孩子继续重视学习知识,并坚持亲自辅导孩子高数,为高考做准备。」

从小学到中学,我们基本上都是很自觉学习的。除了极个别情况下,我们有难题要请教父亲外,父亲从来不直接指导我们的学习。1968年底后我们陆续下了乡,情况就变了。大家变得沮丧,前途无望,没有人愿意翻开书本字习新知识。父亲和大姊送母亲去上海住时,有一天父亲突然对大姊说:“我们去旧书店走走。”到了书店,父亲就站在高等教育专柜下认真选读起来。那时“读书无用论”盛行,不少大学生把自己的课本贱价卖给旧书店。父亲一会儿就选了好几本高等数学之类的书。

杨澄中全家福

父亲从微分学的初论讲起,课程进展很快。我们几乎是囫囵吞枣地在学,因为我们回城的时间不长,父亲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教给我们尽可能多的知识。这几天的课程基本上奠定了我们后来自学高等数学的基础。

记得父亲给我们上课时,小弟听得最不认真,甚至有一次“罢课”,溜出去玩。一向和蔼可亲的父亲生气了,把小弟找来,心情沉重地对他讲,国家不可能长久地这样下去,没有知识,不尊重知识,什么也做不成。这几句话成了小弟以后努力学习、工作的动力。

————摘自杨澄中子女合写文章《一生奉献的人》

钱三强:顾不上辅导,热衷给孩子买辅导书

“那年二姐刚上中学时,学习有些吃力。那时父亲很忙,平时很少有空闲过问她的学习,只好在星期日来帮助她。他经常用星期天下午单独询问二姐的学习,特别是物理学习。二姐的语文也不很好,尤其是作文。为此,父亲给她买了许多范文和辅导书。”——摘编自钱三强之子钱思进《亲爱的爸爸,您走得太匆忙》

1955年,钱三强、何泽慧全家合影

嘴上说着不管不顾,内心里却是无限地牵挂

“因为受家庭影响,我从小喜爱数理,插队时抽空自学的课程也主要是数学和物理。但由于当时的社会条件,我一直没能受正规的物理高等教育。直到文革结束,恢复了大学生和研究生的统考制度后,我才有机会试着报考科学院理论物理所的研究生。自从我报名以后,父亲就反复告诫我:‘这是公平竞争,只能靠自己的本事,说情的事我们绝不会去做。’并且一再嘱咐我,像过去几次面临人生路上的关口一样,作好两手准备,考取了,愉快地开始新的学习;考不取,安心在本单位工作,如有志气明年再报名再考。成绩揭晓后,我虽被录取,但在同班同学中远不是最好的。父亲安慰我说:‘自学出身能考取还是值得肯定的。但绝不能由此松一口气,要努力争取扭转落后局面。’”

——钱三强之子钱思进《亲爱的爸爸,您走得太匆忙》

赵仁恺:在难得的休息日里,花几十分钟帮孩子解一道题

1972年,赵仁恺的儿子赵明正在上高一。他回忆说:“有一天,代数老师给我们留了一道数学题,我怎么算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。”正巧赵仁恺当天在家,就亲自“上阵”给儿子辅导功课。但是,经过近40分钟的复杂计算,赵仁恺给出的结论是“这道题出得有问题啊”。果然,第二天一上课,赵明的数学老师就主动承认:“不好意思啊,题出错了”。

——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《赵仁恺:临终前写了两张小纸条》

赵仁恺随身携带的计算尺

文章内容主要摘编自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《我们的父辈-自然科学家卷》一书以及中国核工业报刊融媒体部采写的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。

服务热线
官方网站:www.68710.com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(09:00-18:00)
联系我们
QQ:
邮箱:
地址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
关注公众号

Powered by 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版权所有
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-助孩子高考, 邓稼先每天辅导4小时、钱三强给娃买一堆辅导书、 朱光亚亲手编复习大纲, 天下父母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