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 > 大学专业就业方向 > 许多女孩第一次吃避孕药,是为高考

许多女孩第一次吃避孕药,是为高考

时间:2022-06-08 14:35 点击:72 次

作为女性独有的生理现象,月经会伴随疼痛、情绪暴躁等症状。女性出现月经后的青春期,集中了许多决定命运的考试,比如高考,二者一旦碰上,可能造成风险、失误。靠吃避孕药来调控经期,便是应对策略之一。

撰文|吴向娟

|锦官

来源|真故研究室

ID|zhengulab

用药物控制生理期

高考第一天上午,王新听说朋友因痛经过度被抬出了考场,心里一阵唏嘘。

前一天去确认考场的时候,她听见朋友嘀咕:“感觉我明天会来那个,怎么办?”王新没有吱声,她知道朋友不会接受考前吃避孕药。在朋友的观念里,避孕药的功能只有一个——避孕,“没有做那种事为什么要吃避孕药?一个小女孩吃避孕药,让别人怎么看啊?”

王新对付痛经的办法,是吃避孕药。高考前,她咨询了做医生的妈妈,妈妈认为“没什么大碍”。

不出意外,朋友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,连三本线都没过。朋友的经历,令王新感到一丝后怕,“还好我吃了,不然可能也会影响我”。

由中国妇女杂志社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女性健康白皮书》显示,痛经是女性用户最受困扰的生理症状,57%的女性日常会轻度痛经,33%的女性有过中度痛经,10%的女性有重度痛经症状。当女性的生理困扰,遭遇高考等非常时期,女性与自己身体的“作战”便开始了,吃避孕药推迟经期便是一种常见操作。

对生理期感到紧张的不仅仅是考生,还有背后站着的家长。尤其是母亲们,基于相似的生理体验,她们总是提前为女儿筹谋。

2019年,林叶与双胞胎姐姐在中考期间同时迎来生理期,妈妈建议她们去打针注射孕激素,但遭到了两姐妹的反对,“有那个时间,还不如多背点单词“,林叶说。

林叶觉得“这事儿多少有点滑稽”,她第一次知道避孕药的存在,是在初三上学期,没想到几个月后自己就要吃了。一开始,她有些排斥,“毕竟,避孕药听着就不太好”。随着中考时间的逼近,越来越多女孩聚在教室角落里“密谋”。有一天,女班主任突然让全班男生都出去,郑重其事地向女孩们传授“经验”,并承诺:“你们家长那边有没法沟通的,都交给我”。

不同于林叶的犹疑,李青在这件事上很快听从了妈妈的意见。高考前,李青的妈妈为此特地咨询了医生,再来学校探望女儿时,她带来了一盒黄体酮(一种孕激素),嘱咐李青要坚持吃到高考结束。李青的经期一直不规律,痛经时“什么都做不了”。

考前三天,李青开始服用黄体酮,可事情的发展还是失控了。高考前一天,李青的月经并没有推迟。她疼到起不来床,在成都六月闷热的天气里,在被子里捂出的都是冷汗。妈妈赶紧买回了布洛芬止疼药,李青服用后才有所缓解。事后两人才发现,因为没和医生沟通清楚,不知道黄体酮还需要提前更早服用,如此才能影响经期的时间。

图|李青常备布洛芬缓解痛经

几年后,等到李青考研时,她索性从3月就开始服用达英35(一种短效避孕药),一直到12月末考研结束。只要每天坚持吃一颗,25天后就会来月经,李青就这样人为控制着规律的生理周期,这带给她极大的安全感,“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,感觉真好”。

吃药的代价

吃药前,李青的生理期极不规律,有时候三四个月来一次,有时候十几天一次。这时常令她感到无比焦虑,突如其来的月经总是打断她的计划。李青患有卵巢多囊,痛经十分严重,常常伴有呕吐和腹泻,走路都成问题,严重时会两眼发白,浑身冒冷汗。

久而久之,李青养成了服用布洛芬的习惯。刚开始,一小时就见药效,后来延长到了四、五个小时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李青无法与自己的生理困扰和解,每当她因为痛经请假时,都感觉自己在浪费时间,“每个月都比别人少学一天。”

服药期间,李青发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了。手臂上、腿上的汗毛以她从未见过的速度“疯长”,很快就爬满了外露的肌肤。其他一起服药的朋友都有相似症状,一些人在夏天甚至不敢再穿短袖。

图|李青服药期间汗毛生长旺盛

靠吃药控制生理期,在遵守医嘱的前提下,出现风险的概率相对较小,但许多青春期的女孩,往往会省掉就医这个步骤,靠一些口口相传的经验暗自摸索。

高考前一周,肖洒托走读的朋友买了避孕药带到学校。肖洒的常规生理期在6月10号,即高考结束后的3天,即便如此,她还是感到担忧,“谁也不想三年努力付之东流”。

肖洒和朋友一起吃了药,几个小时后,两人同时出现恶心、头晕、呕吐的症状。肖洒有些慌张,本来是为了用更好的状态迎接高考,没想到反而吃出了问题。两人立刻停掉了避孕药,但身体仍旧不适。肖洒只好向父母求助,得知女儿服用了避孕药,父母勃然大怒,“谁让你乱吃药的?”直到高考结束后一周,肖洒的身体才慢慢恢复。

而林叶考前一天来月经时,已经服用了三天避孕药,但效果甚微。服药也不一定见效,这也是女孩们需要承担的风险之一。中考第一场考试时,林叶感觉自己的下腹坠疼。6月中旬的杭州,天气热得像蒸笼,她坐在考场流着冷汗。考到一半,手中的笔握不住了,林叶顺势趴在桌上,嘴角开始抽搐,疼得快流泪了。

监考老师发现异样后,再三要求打急救电话,但林叶不想留白卷,“最后的几十分钟,几乎是靠我有生以来最强大的意念在坚持”。考试一结束,林叶立即被送去急救,医生二话不说让她插队去急诊,“据说我脸色煞白到吓人”。

女性的生理困扰

王新至今仍记得,每当自己剧烈痛经时,别人无法理解的眼神。读大一时,王新曾因痛经无法上课,想让室友帮忙请假,室友惊讶地望着她:“真有那么疼吗?不会是为了逃课装的吧?”王新感到一阵委屈,“痛经真的不是矫情”,说这话时,她感到口干舌燥,甚至没有力气倒一杯水喝。

痛经作为女性独有的生理困扰不是一个陌生话题,但离社会真正的理解还很遥远。人们总是羞于谈性,为它平添许多神秘色彩,就连置身其中的女性也不例外。

2020年,《辽宁省女职工劳动保护办法》拟于次年施行1到2天“痛经假”的消息一经发布,便遭遇质疑。热评中,不难看见一些刺耳的言论:“不就是来个月经吗?至于吗?”“真有那么疼吗?装的吧”。

职场上,许多女性也不愿在痛经时请假。一名女性曾在采访中告诉媒体:“如果你因为月经而休假,那会被视为不如男人,雇主可能因此歧视你。”一份调查显示,韩国许多女性不敢在职场上表现出痛经,因为害怕被贴上“娇气”的标签。

就连体坛中,女性运动员遇到生理期影响表现,也是公开谈论的“禁忌”。2016年,在里约奥运会的女子4x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上,中国队排名第四,无缘奖牌。赛后,作为第一棒出场的“洪荒少女”傅园慧在接受采访时坦言:“昨天来例假了,还是会有点乏力,感觉特别累,但这也不是理由,还是我没游好。”

这种大方谈论“女性例假”的态度,打破了外媒眼里中国女性的刻板形象,一度在社交网络掀起了关于“女性自觉意识”的讨论。

对吃避孕药来控制生理期的年轻女性来说,她们敢于承担潜在的风险与世俗的眼光,在社会禁忌氛围中撬开一道裂缝。王新将高考视为自己的“救命稻草”,是她逃离家庭的关键机会。在她看来,高考必须万无一失,“吃点药没什么”。

肖洒对高考的重视,更多是受身边氛围的影响,她所在的河北省,有以军事化管理、超高名校升学率闻名全国的衡水中学。肖洒的愿望是去省外读大学,但这对竞争激烈的河北考生来说并不容易。每天凌晨五点起床,晚上十一点睡觉,肖洒几乎都把所有时间都用于学习。父母好不容易把她送进市里前三的高中,她不想让父母失望。

她想,其他因素或许无法控制,但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,“所有的事和高考比,都是小事”。

*文中部分受访者信息有模糊处理

服务热线
官方网站:www.68710.com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(09:00-18:00)
联系我们
QQ:
邮箱:
地址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
关注公众号

Powered by 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版权所有
广州航海学院怎么样-许多女孩第一次吃避孕药,是为高考